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yabmt"><acronym id="yabmt"></acronym></button>

<dd id="yabmt"></dd>
<button id="yabmt"></button>
      1. <progress id="yabmt"></progress>
        <tbody id="yabmt"><track id="yabmt"></track></tbody>
        <em id="yabmt"><tr id="yabmt"></tr></em>
        研究資訊

        研究資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研究資訊

        金融科技如何改變資管行業?

        來源:中 國 外 匯發布時間:2019-08-21瀏覽次數:
        金融科技正在重新塑造金融行業,對於資產管理行業也是如此。資管管理機構正在藉助金融科技實現數字化轉型,提高自身運營效率,提升客戶服務能力,創造新的業務模式,實現高質量發展。

         

        資管機構大力擁抱金融科技

         

        金融科技是通過技術手段推動金融創新,形成對金融市場、機構及金融服務產生重大影響的業務模式、技術應用以及流程和產品。以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智能化、區塊鏈等為代表的金融科技技術逐步運用到金融行業中,在幫助傳統金融行業增加收入、降低成本、提升效率的同時,也不斷通過商業模式創新,衍生出很多新的商業市場與業務機會。安永調查數據顯示,當前我國金融科技應用率達到了87%,位居全球首位,遠高於全球平均的64%。這其中支付、投資、財務規劃、保險、借貸等領域金融科技應用率分別為75%、48%、34%、29%和27%,投資領域金融科技位居第二,在金融行業領域相對較高,這表明金融科技正在與資產管理融合,助理資管領域實現新的突破。

         

        從現實看,國內外資產管理機構越來越重視發展金融科技,積極擁抱金融科技存在兩種必要性。其一是資管機構需要通過金融科技應用尋求發展能力突破,諸如公募基金機構深受銷售渠道的限制,往往需要藉助其他機構渠道銷售產品,需要應用金融科技實現銷售渠道的上的突破,彌補在渠道建設的短板。另一方面,投資者尤其是部分個人投資者更青睞數字化、移動化的服務方式,資管機構應用金融科技提升客戶體驗,回應客戶需求,反而能夠促進資管機構差異化發展,獲取更多客戶資源。

         

        從實踐看,資管機構開始實施科技戰略,加大投入力度,像貝萊德每年的科技預算佔到營業收入的10%左右;大力招聘AI、區塊鏈等方面的專業技術人員,提升科技人員佔比,甚至要求資管人員學習編程;加強與金融科技企業合作,也探索設立金融科技研究實驗室,探索新技術應用,摩根大通等大型資管機構也在探索收購各類金融科技企業。從各類資管機構的金融科技應用實踐看,存在兩大分化,一種分化是不同規模資管機構在應用金融科技方面的分化,中小資管機構難以與大型資管機構匹敵,或者利用市場成熟技術,或者尋求與第三方合作,而部分大型資管機構開始進行相關技術輸出。另一種分化是傳統資管機構在應用資管機構方面更為積極,所取得的成果更高;另類資管機構在金融科技應用方面往往要偏滯后,更多停留於決策和觀望狀態。這可能與兩類資管機構所處的市場環境有更大關係,傳統資管機構所處市場更為成熟,累積數據充分,市場競爭更激烈,更需要藉助金融科技實現投資能力提升和客戶體驗提高。另類資管機構市場發展緩慢,客戶更多為機構客戶,行業累積的數據有限,加之重視程度不夠,暫緩應用金融科技對其業務發展影響有限。

         

        資管業務融合金融科技實踐

         

        金融科技能夠幫助資管管理機構改進投資能力,強化風控管理,提高運營效率,更好地服務客戶。金融科技已應用於資管機構的產品營銷、產品投研、風險管控、運營管理等業務全流程。

         

        產品營銷方面,客戶的體驗和有效管理是資產管理業務發展的重要基礎。金融科技能夠幫助資管機構提升此方面的能力,利用客戶購買歷史記錄、職業等基礎數據為客戶畫像,了解投資者需求偏好,更有針對性地推薦資管產品,實現精準營銷,並且通過資管機構與客戶的良好互動,也有利於資管機構設計更加適銷對路的投資產品;擺脫人工客戶服務的束縛,提供智能客服;可以克服資管機構物理渠道數量不足的限制,藉助互聯網技術,實現更多客戶尤其是長尾客戶的覆蓋,擴大客戶範圍;藉助APP等工具更為及時地為客戶提供資產管理報告、投資信息、市場資訊等服務,提升客戶體驗。

         

        投研方面,資管機構以投研作為核心競爭力,通過投研進行海量信息處理和分析,尋找投資機會,為客戶實現創造超額收益。因此,資管機構也在積極探尋通過藉助金融科技實現投資能力的強化。目前,資管機構建設基於傳統市場數據、文本信息收縮以及衛星數據等另類數據等信息平台,藉助大數據和人工智慧進行數據挖掘,跟蹤股票基本面的動態變化,更好地探索行業、市場趨勢,尋求最佳的投資機會;也可以基礎信息平台,提升信用評價能力,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更有效地進行債券投資決策;資管機構也可以利用預定演算法,實現高頻交易,進行量化投資,提高把握市場機遇的能力。諸如,國壽資產建立了智能投研平台,提高投研效率;天弘基金開發了“信鴿”系統,實時抓取上市公司新聞和公告,加強投研能力。

         

        風險管控方面,資產管理機構需要加強風險管控,對於傳統資管機構而言需要進行實時的監測投資組合的各項風險指標,定期進行壓力測試;而對於另類資產管理機構則需要進行投資標的的投后管理,進行風險預警。通過金融科技可以實現大數據的加工,提供風險預警功能,而通過人工智慧則可以實現智能化監測投資組合風險狀況,定期生成風險管理報告。貝萊德是全球最大資產管理機構,其建立風控平台——阿拉丁系統,主要具有組合與風險分析、風險管理與控制、數據管理與監控、組合管理等功能,大量資管機構都在使用該平台。

         

        運營管理方面,估值、賬戶管理、信息披露等資管業務的重要運營工作,需要大量人工投入,而金融科技可以幫助節省人工成本,提升效率,降低手工操作錯誤率高的問題。由於資管機構日益面臨監管合規要求、市場競爭以及客戶更為強勢、業務定製化更高等難題,迫切需要通過控制運營成本提升盈利能力,而金融科技可以滿足這一要求。此外,區塊鏈等技術可以實現智能合約等功能,增強交易信息和資產信息透明性。諸如,博時基金開發IROBOT機器人用於投資標的自動估值,通過人工智慧系統實現對基金產品的全生命周期管理;平安資管將90%的應用系統部署到在平安雲上,充分利用平安雲的計算能力和快速擴展能力支持日常業務開展。

         

        金融科技參與創造資管業務新模式

         

        金融科技在積極服務於資管機構自身經營管理提升的同時,也在積極實現創造新的業務模式,智能投顧就是其一。隨著資產管理產品種類的增多、資產配置理念的深入人心,越來越投資者開始關注有效的資產配置,實證研究顯示資產配置是影響投資收益波動的最關鍵要素。智能投顧的主要原理在於,通過人工智慧技術,根據投資者個人信息、投資偏好、資金用途等信息,自動生成資產配置方案,實現快速交易,進行賬戶管理報告。傳統資產配置更多是基於對於高凈值客戶的個人服務,提供各類資產推薦。這種服務模式的最大問題在於門檻高,費率高,很多一般客戶難以享受到此類服務。而智能投顧的誕生,可以滿足一般客戶並不複雜的投資需求,而又能夠實現一定個性化資產配置方案,由於節省了專業投資顧問,收費也相對較低。當然,智能投顧可能無法解決個人投資的所有問題,也可以實現人機結合的投資顧問服務方式。

         

        美國是智能投顧的最早發源地,是全球智能投顧市場最大的國家。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美國智能投顧管理資產規模達到7497.03 億美元,預計2019-2023管理資產的複合增長率為18.7%,2023年管理規模可達到14862.57億美元,市場潛力巨大。從參與機構而言,既有傳統金融機構,諸如先鋒基金、嘉信理財等,其主要優勢在於市場品牌、已有客戶資源和豐富產品;也有金融科技公司,諸如Betterment、wealthfront等,主要優勢在於智能投顧技術先進、作為第三方獨立性強。

         

        我國智能投顧起步相對較晚,主要是2015年以後,各類機構紛紛加強此領域布局。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智能投顧管理資產規模為289億美元,同比增速高達 261%,資產管理規模僅次於美國。預計到2022年,我國智能投顧資產管理規模有望超過6600億美元,用戶數量超過1億。從參與機構看,也主要為銀行、券商、基金公司等傳統金融機構陣營和金融科技公司等第三方陣營,由於我國此領域技術、數據都有一定不足,因此智能投顧仍在不斷迭代,市場競爭也呈現百家爭鳴狀態,並不像美國市場集中度那麼高。

         

        預防金融科技應用過程中的風險

         

        伴隨金融科技的廣泛興起,隨之而來的是相關風險的挑戰和市場規範的建立,從而促進金融科技更好地服務於資產管理行業高質量發展。

         

        從監管層面看,監管已注意到金融科技快速應用可能帶來的風險隱患,正在積極加強相關監管。以智能投顧業務為例,各國監管態度有所差異,歐盟要求所有提供智能投顧服務的機構必須遵守歐洲監管當局對其設計、實施、治理過程中的風險清單;英國監管部門認為智能投顧可能會增加金融市場波動,正在評估是否需要進一步加強智能投顧監管;美國證監會發布《智能投顧監管指南》將智能投顧公司定義為應用科技工具的註冊投資顧問,將其納入到已有的投資顧問監管框架內。隨著我國智能投顧業務的發展,我國資管新規中首次涉及智能投顧的監管政策,要求運用人工智慧技術開展投資顧問業務應當取得投資顧問資質,非金融機構不得藉助智能投資顧問超範圍經營或者變相開展資產管理業務。

         

        從資產管理機構看,隨著金融科技的廣泛應用,金融機構不僅相關投入增多,而且也面臨著更多風險管理壓近年來,黑客對於金融機構的攻擊日益增多,存在客戶信息外泄等風險;金融科技使用過程中可能面臨信息系統中斷等風險;金融科技本身涉及複雜的技術、演算法等,可能存在模型風險。因此,資管機構必須針對金融科技應用本身,建立有效的風險管控體系,需要加強數據災備,制定信息系統中斷的業務恢復預案;需要加強客戶信息保密,嚴格限制相關授權;需要加強各類演算法、模型的驗證,制定明確的工作流程;需要預防黑客攻擊;需要有效評估新的金融科技應用風險因素,有針對性的制定防控舉措。

         

        作者:袁 吉 偉
        來源:中 國 外 匯

        <button id="yabmt"><acronym id="yabmt"></acronym></button>

        <dd id="yabmt"></dd>
        <button id="yabmt"></button>
            1. <progress id="yabmt"></progress>
              <tbody id="yabmt"><track id="yabmt"></track></tbody>
              <em id="yabmt"><tr id="yabmt"></tr></em>